文章推薦
    沒有找到相關新聞

文 學

讀《習近平七年知情歲月》感 寫在基層沃土上的青春禮

作者:馬超

二十歲左右的年紀,心中自是充滿了詩和遠方,有青春的桀驁與不羈,有心中的不甘平庸,然而,當你仰望天空時,可否在意過腳下的泥土?當你仰視參天大樹時,可曾知道它根基的牢固?青春,不只要有激情和熱情,無論世事如何浮躁,請沉下心來,安靜的扎根。

——題記

扎根基層,方知“天行健,君子自強不息”

2013年注定是我人生中極不平凡的一年。夏秋之季,白露時節,我戴著大紅花高高興興地跨入了營門。我來自獨生子女家庭,是名副其實的90后,沒經歷過大風大浪,自小受到父母的呵護與關愛的我,難免會心浮氣躁,好高騖遠。
對我來說,兵之初是一個重要的起點。未曾經歷風雨的我,在這座夢想的“舞臺”跌跌撞撞,不斷追尋著詩和遠方……“洗衣服、整理內務、3公里、緊急集合、隊列訓練”,對剛入營門的我來說是那樣的“生疏”與“陌生”。

新訓三個月后,我終于不再恐懼長途奔襲的痛苦,漸漸愛上了狂飆沖刺后的快感;不再有器械場上的無奈掙扎,逐步積蓄出了單雙杠上的爆發;戰術訓練時流下的血汗,一滴滴匯聚為我成長的印跡,蛻去了我曾經的書生意氣,煉出了軍人的血性陽剛。

兵之初,是鍛造合格軍人的第一課。它教會了我在“不拋棄、不放棄”中學會自立,教會了我在跌跌撞撞中學會成熟,教會了我在挑戰自我中學會像雄鷹般展翅高飛。正如《真心英雄》這首歌里所唱的:“不經歷風雨,怎能見彩虹?沒有人能隨隨便便成功。”
正是因為這種有痛感的成長,才有了我不斷拔節、不斷突破的過程,我學會了自立和嚴格要求自己,順利的從一名“地方青年”成功的轉變為一名“合格軍人”。

扎根基層,明晰“春蠶只有經破繭之痛,才有羽化之美”

海軍陸戰隊,一支由諸兵種合成的、擔負快速登陸和海岸、海島防御任務的兩棲作戰部隊,是應對局部戰爭和軍事沖突的“拳頭”,也是聯合進攻行動的"尖刀",在現代信息化戰爭中舉足輕重。

“蛙人出擊,如蛟龍入海;搶灘登陸,似猛虎下山;穿越火障,如離弦之箭……”這是海軍陸戰隊最絢麗的名片。

2014年我光榮的成為海軍陸戰“猛虎”中的一員,初入“猛虎營”時,如同礦石投進高爐,開始了冶煉、鍛造的過程。除了散打、擒拿、格斗、射擊、刺殺、硬氣功等常規的訓練科目外,還進行了陸戰隊特有的“海練”訓練。

“沒經過海練洗禮的隊員就不能算是真正的海軍陸戰隊隊員。”

在“海練點”我經歷了“燃燒的皮膚、隱蔽的死神、饑餓的游戲、搏浪的蛟龍、漫長的考驗、攻灘的利刃、刀鋒的光芒”七層地獄,也正是這一系列高強度特戰訓練的考驗,鍛造出了我把“吃苦當成了收獲”的勁頭,既是物質上、身體上的,更是精神上、心靈上的。

作為新時代青年,總是有人誤讀了苦難的色彩,有人說苦難是黑色的,于是他們屈服了,被命運的浪花打向礁巖;有人說苦難是灰色的,于是他們逃避著,不曾得見人生的真面目;然而對于我來說苦難是金色的,它是煉金的烈火,是淘沙的巨浪,是結成珍珠必備的那一粒沙粒,是人生的一筆大財富。

平原不出駿馬,陡崖間方見騏驥;小林中多見寒鴉,山頂端可尋鸞鳳,苦難是閃著金光的財富,它使我的人生絢麗多彩,而無所悔恨。

 

扎根基層,通曉“逆境才是磨煉人格之最高學府”

寒訓,機動跨越近六千公里,從熱帶海島到塞外雪原,從“三伏”到“三九”,是海軍陸戰隊為適應全區域、全天候作戰任務的必修課。

沒有機動過,你不知道幾天幾夜坐硬座列車的滋味,你也不知道列車夜間裝載的滋味,你更不知道全程保持警戒的滋味。

草地、雪原、大漠戈壁,鐵甲、炮彈、怒吼震顫,寒風、積雪、飛沙走石,都見證了陸戰隊員不屈的斗志,這些最艱苦的經歷,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記憶。

2015年初,塞外雪原,寒風裹著雪花撲面而來,噎得人喘不過氣。我有生以來第一次來到塞北,從20℃到-20℃的“距離”,使我領略到雪的“桀驁”與“不遜”。

林海雪原,成了磨煉我意志的戰場。開訓第一天,最基礎的訓練課目——據槍瞄準,就讓我感到吃不消。槍口放一枚彈殼,“堅持、堅持……”在我內心回蕩,時間的雙腿像是陷入了皚皚白雪中,走的如此緩慢,紋絲不動地站上15分鐘,本不值一提,而在滴水成冰的茫茫雪野,凜冽的寒風像鋒利的刀從臉上刮過,迎風據槍,對我的意志力是極大的考驗。

面罩結滿霜花,睫毛也被凍住,手腳凍得沒了知覺,搓搓手,繼續在雪地里摸爬滾打;夜間拉練,腳底磨起了水泡,肩膀被背囊壓得浮腫,我都咬牙堅持到最后一刻……

枯燥、單一、孤獨,是軍營生活最真實的寫照,我們難免會疲憊、泄氣、心浮氣躁,但是,請切記:生活中沒有兩點一線的一帆風順,直線確實比曲線簡單、快捷,但只要你換一個角度去審視、思考,你會發現另一種效果——只有直線的圖畫是令人厭煩的,而由直線和曲線共同編織的畫面卻讓人百看不厭,令人神往。

時至今日,我以實習排長的身份又一次站在了塞北的這片沃土上,望著剛升起的太陽,霞光萬道,雪地生輝。金色的陽光映在雪地上,幻化出光彩,織成一道美麗的虹,露出了會心的“微笑”。天地間仿佛是一幅巨型油畫: 天是藍的,太陽是金的,大地是白的,這藍、金、白三色相互輝映,煞是美麗。無怪乎一代偉人毛澤東在《沁園春· 雪》中嘆道:“須晴日,不到塞北來,怎能看到如此瑰麗的人間仙境?

上一條:夜?海
67194熟妇在线观看线路,6080新觉视免费理论片,6080yyy午夜理论片手机